【亞洲「十倍股價」企業的啟示】

【亞洲「十倍股價」企業的啟示】

「短期來看,市場是一台投票機;而長期之下,市場是一台秤重機。」股票價格反映出投資人對於企業獲利能力的衡量與預期,而企業則扮演價值創造者的角色。一般而言,企業股價與其所創造的價值間呈現高度正相關,具備持久競爭優勢、完善管理階層、優異資產報酬率與業務內容的企業,往往伴隨著極具吸引力的內部成長機會與投資回報。觀察特定企業超過5年以上的股票市值變化,有助於在一定程度上鑑別出企業實質營運表現與經營效益,並藉由財務數據(尤其是盈利能力)針對企業進行評價。換言之,長時間的優勢股價表現,可做為企業獲利與成長能力、以及經營穩定性之佐證。

新興亞洲「注目十倍股企業」族群誕生

日本經濟新聞針對全球超過3萬家上市企業進行統計後發現到,過去10年間股價翻漲幅度超過10倍以上的「十倍股」企業總數達3,346家,扣除日本後的新興亞洲十倍股企業家數達1,679家,占全球十倍股企業總數一半以上。新興亞洲十倍股企業佔整體亞洲企業比例約13%,雖不及美國的19%,但已凌駕於全球平均的11%、歐洲的7%以及日本的6%。主因在於,過去10年間,新興亞洲市場GDP總值成長超過2.6倍,與金融危機後經濟平疲的已開發國家相比顯得更加活力十足,吸引了大量海外資金流入亞洲市場,希望藉由企業投資與資本參入分享亞洲經濟成長的果實。

值得注意的是,亞洲國家間經濟發展階段存在顯著差異,紮根於迥異的產業與市場基礎,亞洲十倍股族群孕育出較歐美企業更加多元豐富的服務樣態,並跟隨著大步邁進的經濟成長火車頭,逐步發展成為具備強烈亞洲特色的「注目十倍股企業」。其中又以消費、金融、高科技、醫療相關企業表現最為搶眼,當中有相當高比例的企業是因其掌握到亞洲內需擴大與產業鏈轉型商機,或是因應高齡化等社會問題開展出差異化創新服務,以先行者姿態開創出利潤豐厚的藍海市場,具體推高了企業價值。

「資本市場偏好」形塑高成長標竿企業

亞洲各國中,十倍股企業家數最多的為經濟高速成長、人口紅利爆發的印度,總數達494家,其次為中國的334家,經濟發展相對成熟的日本則有193家。被譽為亞洲成長新引擎的東南亞國家亦孵育出不少發榮滋長的十倍股企業,其中以印尼居首,達85家,泰國與馬來西亞則分別擁有82及71家。進一步觀察總市值前20大十倍股企業,可以看出新興亞洲正形成以中國與印度兩強陣營為核心的企業族群,並依循當地資本市場脈絡,衍生出獨樹一格的企業生態。

分析進榜的9家中國十倍股企業可以看出,幾乎全數為貼近終端消費市場的大型品牌業者,背後成因包括奠基於13億人口支撐起的內需量體,穩固的消費需求帶來巨量現金流,加上消費品本身具備抗通脹、逆週期、轉嫁成本強、重複消費頻率高、以及行業永續成長率高等特徵。另一項值得注意的共通點在於,市值高速成長的中國品牌企業近年均積極展開海外併購與國際合作布局,且相當高比例屬於有助於企業核心業務發展或新市場拓展之「策略性併購」措施。不難看出中國品牌企業正以雄厚的資金存量為基礎,透過大範圍、持續性的併購擴張與資本運作,在全球範圍內迅速累積中國企業的競爭優勢。

以排名第5的美的集團為例,該公司為中企海外併購指標性企業,近年透過大規模海外併購,美的已逐步由傳統家電企業轉型成為科技解決方案巨擘。2011至2016年間,淨利潤累計上漲137%,人均生產效率提升超過一倍,淨資產增加128%。針對併購對象,美的集團分別設定不同的策略運作與目標,例如藉由收購東芝擴大東南亞消費市場與降低供應鏈運作成本,併購庫卡則是大幅完善專利智財布局,並橫空切入極具成長性的工業機器人組裝應用市場。排名第12的伊利實業被稱為中國食品產業哥倫布,近期陸續收購泰國最大冰淇淋企業Chomthana與紐西蘭第二大乳製品企業Westland,主要目標為切入新興市場以及確保完整穩定的乳品供應鏈體系,希望能夠大幅度提高終端盈利能力與品牌價值。除直接併購外,跨國策略性合作也是中國企業近年相當關鍵的開展方向,例如中信集團與日本大型商社伊藤忠、泰國知名財團正大集團(CP)建置的多方合作網絡。

可以看出,中國市場市值快速增長的企業,除掌握到三億中產引領的消費升級商機外,積極的海外策略性布局已被資本市場認定為提高企業獲利品質與能力的關鍵貢獻因子。至於印度市場則以掌握到全球技術外包商機的資服業,以及緊抓住當地產業結構升級契機的金融業最受到投資人青睞。十倍股企業與所在地如此緊密扣合的「屬地」特徵,部分原因涉及當地資本市場偏好。特定國家資本市場中,具備某項獨特經營特質的企業群體,往往會被當地或外資投資機構賦予更高的本益比(PE)。很明顯地,以中國市場為例,能夠結合急速擴大升級的內需量體,加上正確的海外策略性布局(目標包括技術/通路/專利/新市場取得、品牌價值提升、原料與供應鏈體系確保、成本降低等),具備上述經營特徵的企業類型十分受到投資人青睞,帶動企業市值攀升,形成大型品牌商在中國資本市場上把持優勢地位的主因。

近五年來,中國股市(滬深300指數)平均市盈率約在9-14倍之間,同期間美的集團約為10-18倍,伊利股份與中信證券均維持在20倍左右,長期做為資本市場優等生的恆瑞醫藥更是維持40倍以上的表現,2018年甚至攀升至70倍。整體表現均高於市場平均水準。

而在印度,投資機構顯然更青睞具備高進入門檻與競爭壁壘的產業類型,如具先進技術力與高轉換成本等持久性競爭優勢的資服與金融業,尤其是過去具備高成功率的大型企業(如塔塔諮詢),往往能夠成功取得更高的研發能力溢價,在資本市場中取得相對領先地位。而做為科技業製造強國,台灣的十倍股企業毫無意外的由高科技製造業代表大立光電取得,本地資本市場偏好亦相當明顯。

先進亞洲十倍股企業的啟示與課題

若將討論焦點拉至日本,作為亞洲國家中少數最為成熟先進的經濟體,日本可稱為亞洲的「經濟與社會課題先進國」。觀察日本擁有優異股價表現與投資報酬率的企業族群,可歸納出與新興亞洲國家企業截然不同的表現特徵。2012年迄今,共有16家日本企業創下近五年股價成長20倍以上的成果,遠高於同期間日經平均股價2.2倍成長率。上述企業共通點多以因應社會問題以及挖掘消費者新興需求為核心,在傳統服務行業中提出差異化創新服務,主要可劃分為三大類型:

第一類型是「社會新興問題對策型」企業。例如日本Remixpoint公司,原為一家以數位圖像、管理軟體為營業核心的資訊業者,在2016年日本開放電力零售市場自由化後,轉為電力零售與能源系統管理服務商,甚至因應技術發展趨勢開放用戶使用比特幣支付電費,因此產生的比特幣支付則交由同為該公司旗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Bitpoint處理,推升該公司成為新興服務產業的明日之星,近五年股價成長近50倍。而日本DIP Corporation以及Out-Sourcing兩家人力媒合與兼職派遣公司,則是因應高齡社會下特定行業人手不足及專業培訓需求,提出針對看護師、特定技術、流通業等專門領域人力仲介,提供多元就業方案以應對日本終身雇用制的瓦解,上述兩家公司近五年股價分別創下57倍和28倍成長率。

第二類型是將傳統服務結合行動科技,以因應消費者新行為模式的企業。例如日本蔦屋書店母公司CCC集團旗下的「夢之街創造委員會」公司,鎖定蓬勃發展的外食宅配市場以及高齡社會送餐到府需求,成立「出前館」外賣網站,結合Yahoo和LINE等行動平台,提供1萬6千家餐飲店舖外送到家服務,近五年股價創下48倍的驚人成長。

第三類型則是鎖定健康生活風格(lifestyle)結合創新商業模式的企業。例如日本RIZAP公司以健康生活提案為核心,推出一系列服務與商品,包括一對一私人健身教練服務、健康飲食指導與保健食品等,並順應亞洲健康生活熱潮,於上海、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地進行海外布局,近五年股價成長高達58倍。上述經營表現及股價同步飆漲的日本突圍企業,走出傳統仰賴政策支援的出口經濟典範,在國際貿易日益艱困的時代中,成為亞洲創新企業珍貴的參考對象。

無論是受惠於大量人口與政策紅利的新興亞洲,或是走在亞洲國家發展前沿的日本,亞洲大型企業總市值未來的跌宕起伏,勢必將持續緊抓住全球資本市場目光。然而亞洲整體經濟正邁向成熟,經濟增長速度預估將持續趨緩,產業與市場發展脈絡也將由量變走向質變,更為深層且結構性的產業調節將成為未來10年亞洲企業市值版圖重組的關鍵,單純透過規模、產能、或網絡的擴大,難以持續支撐企業獲利品質提升與營收增長。亞洲企業如何汲取更多成熟經濟體中成功的企業經驗並調校為亞洲模式,進一步具體、客觀的轉化為獲利水準等財務回報數據與長期經營價值,將是持續累積擴充企業投資價值的重要基礎。

參考來源:https://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stockforex/35522-2019-05-13-05-00-00.html

您必須於登入狀態或是註冊才能使用珍藏文章功能